高端养生会所

不管法律不法律只要花点钱什么事情都能办

时间:2017-11-22 16:56/点击: 来源:www.wuhanmein.cn

真好啊真好
  
  我今年五十岁,猜猜我妈多大了?哦,猜对了,一定大于五十岁,七十四岁!
  
  我妈一共生了三个孩子,我是第一个,所以我是老大。第二个是我弟弟,第三个是我妹妹。后来我妹妹随妹夫去了南方工作,后来
 
把我弟弟也拉到了南方,后来把我妈也拐骗去了。
  
  我妈临走时,我对她说,您是自愿去的,不许说我不是孝子。我妈说,知道,说你不孝,还不是等于说自己不会教育?我说,您明
 
白就好,家丑不外扬就是这个道理。我妈说,我还知道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呢。瞧,我妈念过书,洛阳何庄高小毕业呢。
  
  我妈有退休金,最早以前每年抱个月份牌照一张像就能把工资打到卡上。2009年有了新规定,必须录入指纹。于是我妈从南方回来
 
了一趟。以后每年视频一次。但是今年,劳动保障部的公家人说,电脑升级,必须本人亲自来。
  
  我说,我建议以后你们每年电脑升级一次,这样尽快把老年人折腾散架了,那就可以节约很多养老金。当然这话是在劳动保障部的
不管法律不法律只要花点钱什么事情都能办
厕所里说的,连清洁工都不敢让听到。
  
  本来我想给点钱肯定有办法不用亲自回来,因为假如我妈不是七十四岁,是九十四岁卧床不起难道也能亲自来吗?但是,我有点私
 
心,因为儿子要结婚,我想让我妈回来参加大孙子的婚礼,于是我妈千里迢迢的就回来了。
  
  可是老年人不听话,我让她和我们住在一起,可是老太太非要回矿上她那间老屋。
  
  唉,打不得、骂不得。虽然我小时候不听话,她没少骂我打我。可是我是个胸襟开阔不计前嫌的人。不能以怨报怨啊?
  
  没办法,只好领着老太太回矿上。出了小区,来到马路边,我想打个出租车孝敬老太太。我问车价,司机说二十五。我还二十。那
 
司机嘴撇的和狗笔一样,不屑一顾的把车开跑了。
  
  我和老太太被凉在路边,老太太坚定地说,咱坐中巴,在七十以上的老年人里,你妈算年轻的。
  
  老太太的话真给力,于是我们上了中巴车。可巧没空座,每一个座位都坐了一个魜。哦,对不起,打错了,音同字不同。是“人”
 
,不是“魜”,“魜”一种生长在海洋中的哺乳动物,形体像鱼,长约三米,前肢像人手,哺乳时前肢抱仔。
  
  这一车魜,哦,这一车人,男女老幼,特别齐心,没有一个站起来的。
  
  中巴车开动了,我看看老太太的表情,没看出什么,老太太面无表情。我说,一定是您年轻时不给别人让座,所以现在别人才不给
 
您让座。我妈说,你别冤枉你妈,你妈保养的好,显得年轻。我又问老太太在深圳坐车有人不让座吗?我妈说,我很少坐车,有事也是
 
你妹妹她们车接车送。我说,您的意思是儿子没车没本事吧?我妈说,有没有本事也是我儿子。
  
  矿上人少,房子租不出去。回了矿,锁子都生锈了,费了半天劲才打开门。四年没住人了,落满了灰尘,空气也土腥气的呛人。最
 
糟糕的是没电,我们去买电,但是卖电的说,必须先把暖气费交齐了。一查底子四年的暖气费要四千五百多元。
  
  我和老太太合计,老太太说,临时住两三个月交这么多费用不上算。我说,您不是有儿子吗?他家没老虎。老太太说,我不怕咬,
 
我就是想在老房子里自己住,你给你们同学打电话,让他想想办法。
  
  唉,老太太真明白事理。我同学在矿上混的的不错,一个电话,我们就如愿以偿,买了二百度电。
  
  我和老太太兴高采烈的回了家,把房间打扫出来,老太太满意,我也算非常满意吧?总是把老太太安顿下来。
  
  真好啊真好,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吧,不管规定不规定,。别说买
 
电这样的小事了,就是改户口身份证、隐姓埋名,变爹换妈也好办。前几年我们单位分配来了一个三十二岁的老小伙,他为了当兵安排
 
工作,二十八岁改成了二十岁,娶个媳妇二十七岁,表面比他大三岁,为了这个还少给了人家三千彩礼,他在门后偷着乐。但是过了一
 
年,一个小女孩来认娘,结果才知道媳妇也改小了八岁,真的比他大三岁,还是结过婚的二婚。
  
  唉,祝愿他们夫妻二人能熬到五十八岁和六十八岁光荣退休。
  
  我正沉静在欢乐之中,今天房客打来了电话。上文不是说我弟弟也去了南方吗,房子没带走,租给了一个外来人,我帮他打理,正
 
好这个月到期,已经租了三年了,我正想打电话问他续不续租。
  
  房客说,他不租了,今天搬走了,钥匙放在了门头上。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我打过去先是不接,后是关机。
  
  我觉得有跷蹊,赶紧赶过去,钥匙确实在门头上,进了家,那些破家具都在,但是没电。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我想这家伙会不会
 
欠了一年的暖气费。又想不可能,已经六月底了,如果去年不交暖气费早就被掐电了。
  
  我去了售电厅,结果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,我欠了两年的暖气费,两年的卫生费、三年的煤气费,共计四千二百五十元。
  
  我顿时眼冒金星,你妈个王八蛋,人模狗样,老子那么相信你,房租低、毛病少。你却骗了老子四千多,你他妈多骗一元也行啊,
 
还是四千二百五?
  
  我找卖电的理论,就是因为他们能卡住暖气费、卫生费,我才上当的。
  
  结果卖电的回答更让我目瞪口呆,他说:真好啊真好·······不管规定不规定·········一个三十二岁的老小伙·
 
······还是结过婚的二婚。
  
  我捂住耳朵跑了出去,后面传来了:
  
  祝愿他们夫妻二人能熬到五十八岁和六十八岁光荣退休。
  

上一篇:为了空气流通墙的最上端留出一尺多的空间 下一篇:提心吊胆过后成功的舒畅压在心头上辈子的感恩戴德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wuhanmein.cn/a/huisuoxinwen/2017/1122/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