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端养生会所

梦寐以求的结果真的来临时我却感到特别沉

时间:2017-11-22 16:53/点击: 来源:www.wuhanmein.cn

 快下班的时候李叶悄悄对我说、晚上来我家吧、我家没人。说完李叶匆匆走了。那一白天,我激动的站起来坐下,坐下又站起来。
 
这是我重,这么厚重的礼物我能接吗?我能承受的起吗?男人女人一旦有了那种夫妻
 
才能有的关系,就会永远放不下了。
  
  晚上,我在李叶住的楼房周围左一圈右一圈的转着,月亮也房前房后的跟着我,我的心潮翻滚,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,想进去又
 
下着离开的决心。我盼着这时能下一场雨,这样我就有了更加充分的理由进去。我也盼着老婆这时从这里路过,把我领回家,这样我就
 
可以不情愿的离开。当然我会对老婆说迷路了。
  
  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烟,我不是柳下慧,我喜欢李叶,无数个夜晚渴望她的身体。但是我没有勇气越过雷池。我天生懦弱,后来我对
 
自己说,你像个癞蛤蟆,脸上的麻子就是癞蛤蟆皮肤上的疙瘩,李叶是天鹅,癞蛤蟆还想吃天鹅吗?
  
  我用手扇自己耳光、问自己要不要脸?
  
  最后我说,你赶快滚蛋吧。于是我在地上打了个衮、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离了。
  
  我逃回家,一进门看见了老婆,苦辣酸咸一起涌上心头,像经历了生死离别一样,拥抱住老婆、把她拖进卧室的床上、老婆惊奇的
 
问我出了什么事。我说没事、今晚月色很美。
  
  第二天上夜班,李叶没来上班,第三天上白班,李叶又没来上班,第四天李叶来了,但不是来上班,而是来收拾东西。
  
  没人的时候,我对李叶悄声说,对不起,那天我围着你们楼房转了八十一圈。
  
  李叶一本正经的说,是八十圈,你怎么还多说一圈啊?
  
  听到这话我如释重负,我非常高兴李叶没有生气。
  
  其实李叶并没有带走几件东西、把箱子钥匙留给了我。
  
  我迅速在李叶美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,李叶说麻哥是好人。又嘱咐我好好对嫂子。
  
  年底李叶有了正式工作,在材料科做保管员。过完年,李叶风风光光的嫁了。
  
  第二个李叶其实原名叫李春梅,是李叶的一个本家姐姐,命很苦。三十岁便守寡,有一个七岁的儿子,他想在矿上找个活干,于是
 
就找到了李叶。
  
  李叶不想麻烦婆家人,让我领着她堂姐去找站长,看能不能顶她的名字上班。我说行,反正站长认钱不认人。
  
  我领着李春梅去找站长,给站长抽屉里塞了两百块钱,站长很爽快就答应了,这是行规吧。这样李春梅就顶李叶上了班,花名册,
 
记工表,开资单都是李叶,每天点名也喊李叶。这样李春梅变成了李叶。
  
  其实捡矸石的女人们有一半是假名字,又苦又脏又累的工作,还得熬夜,还是临时工,所以没几个能坚持下来,有时我觉得让女人
 
们干这样的工作简直是对女人们的侮辱。
  
  第一个李叶受辱两年,不知道这二叶能坚持多久?刚才在站长办公室,站长色咪咪的眼神不知道对李叶是福是祸。
  
  我把那个李叶留下的箱子交给了这个李叶。李叶说,李叶说你人很好,多谢你了,麻哥。
  
  我说,她没说我很丑吗?李叶说,嗯也说了,她说让我见了你别害怕。
  
  我说,还真这样说啊?过分了吧?
  
  李叶说,李叶说你丑并很好着。
  
  我说,这叫什么话啊?李叶真的说我很好吗?那我就也说李叶很好。
  
  李叶说,你这话听的也有点别扭。
  
  我笑了笑,把箱子举起来放在别的另一个箱顶上。
  
  李叶说,李叶还说你很有劲。
  
  我说,那我也说她真有劲吧。
  
  李叶说,说女人有劲是夸吗?
  
  我说,那我就她真没劲。
  
  李叶说好像也不好。
  
  第二天夜班,李叶就正式上班了。应该说自从李叶调走后,我觉得上班很无聊,没一点意思。现在好了,又来了一个李叶,晚上我
 
比平时多吃了一个馒头。
  
  生活就是这样吧?我工作又灿烂了起来。
  
  又上白班的时候我从库房找了一辆破自行车,找了一些配件,利用空闲的时间修了一天车,下班的时候终于修好,试着骑了一下比
 
新车都受骑,我把车送给了李叶。
  
  李叶并不想骑,因为她还不知道骑自行车的奥秘,代步是其次,带煤才是目的,果然过了几天李叶就加入了下班带煤的队伍,煤个
 
班我都会找一块大块煤夹在李叶的自行车后面。
  
  过了一段时间,矿上管的严了,不让下班带煤,但是我们有办法,把煤烧成料炭,真正的料炭没多大用,只能压火保温,但是我们
 
烧的料炭比煤都值钱,大火一过赶紧扑灭,其实就是焦炭。每天我都为李叶准备一袋焦炭。
  
  塞北的春天来的晚,但是总归要来的,房顶还是那个房顶,李叶不是那个李叶,但这个李叶也让我温暖欢欣。她和我在房顶上看日
 
出日落,看春花秋月。
  
  李叶说这几年她就没有过笑脸,刚结婚时她本来很幸福,男人爱她,她以为会天长地久,然而她生孩子满月后回娘家住了三个月,
 
男人却染上了赌博,从此家里就不得安宁,李叶寻死上吊也改变不了男人赌博的嗜好,输的家徒四壁,前年正月,一个夜晚,男人输掉
 
三万元后、上吊自杀了。
  
  李叶痛苦的回忆着,我只有沉默,我无法安慰李叶,也许沉默就是安慰。
  
  李叶说,自从认识我以后才有了笑脸,她喜欢和我在一起,我肯定也喜欢和李叶在一起。
  
  太阳升起的时候李叶说、和昨天的一样。我说不一样、昨天你睡懒觉,照的是你屁股,今天照的是你脸蛋。日落的时候李叶说、晚
 
霞真美。我说李叶比晚霞美。
  
  李叶说,你说的是我妹妹吧?
  
  我说,妹妹姐姐都美。
  
  一天三部皮带电机坏了,听说四五个小时都修不好,我们都盼故障,那样就不用干活了。李叶也不用捡矸石,于是我领李叶上了背
 
后的山头、李叶早就想上山看看、我答应给她挖一捧山丹丹。我们上了一个山头,我只挖三株,我们又向另一个山头进发、忽然李叶崴
 
了脚,哎呀一声坐在地上。
  
  我急忙蹲在地上,犹豫了一下,我脱下李叶的鞋子,又把袜子也脱到了半脚,我轻轻揉擦着,李叶看着我,目光有些暖色,我继续
 
揉着,李叶的脚裸洁白,我干脆把她的袜子全脱下来,揉擦她的脚丫,我问李叶好点了吗?
  
  李叶说,麻哥,我崴的是左脚,你揉的是右脚。
  
  我说,我知道啊,我这是转移疗法,揉你左脚越揉越疼的,揉你右脚,右脚舒服了就忘记了左脚的疼。
  
  李叶说,坏,油嘴滑舌。说完李叶闭上了眼睛,我继续揉擦她的右脚。李叶轻轻的呼吸着,我把她的右脚揉来揉去。
  
  李叶睁开眼睛,轻轻地说,麻哥你要了我吧。
  
  我立马紧张了起来,我的阴谋得逞了,我的诱惑发效了,我想扑上去,把李叶生吞活剥了,李叶的胸脯起伏着,红唇颤抖着,我的
 
欲火焚烧,我有一千理由扑上去······
  
  然而我可以吗?一旦和李叶有了肌肤之亲,我能负责了吗?李叶是寡妇,我能给她一个家吗?李叶拉扯着一个儿子,生活困难,我能
 
给她经济上的帮助吗?我的工资卡都是老婆管着,那么我能给李叶的只有每天下班一袋料炭而已,用一袋料炭换迷人的身体是不是太卑鄙
 
了啊?
  
  我更受不了不平等的生活,我下了班有温暖的家,有夫妻甜蜜的夜晚,而李叶回了家却是孤枕难眠。一个天堂一个地狱,这是两个
 
相爱的人吗?
  
  不,不是,不行,那么我只有对李叶撒谎了,我压抑着万丈欲火,对李叶说,李叶,对不起,哥有病!
  
  李叶吃惊的睁开眼睛,我知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要了我吧的分量,我觉得李叶一定受了极大的侮辱。我说,真的,李叶,哥没
 
用。
  
  说着我竟然流下了眼泪,在泪水中,我说,我不是个男人,你嫂子她这几年很苦,其实我的生活很痛苦。
  
  我佩服自己这般天才的表演,我感谢及时到来的眼泪。
  
  李叶说,难道治不好吗?
  
  我说跑遍了全国各地,吃遍了中药西药,千家秘方,还不行。
  
  李叶说,麻哥,别伤心了,那不是生活的全部。
  
  李叶反倒在安慰我,这使我对自己的眼泪更加觉得卑鄙。我这样欺负愚弄一个寡妇,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人了。可能世界上再也找
 
不出我这么卑鄙的人了吧?
  
  八月中秋节过后,李叶去了深圳,她姐姐在深圳,虽然艰辛,但是比我们这里还是好混。临行前李叶请我在她家吃饭。几次我都想
 
告诉李叶我没病。我又怕李叶说,你病重了,从下面转移到头上了。
  
  十一月,新来了一个李叶,她和前两个李叶没关系,站长让她顶替李叶的名字上班。第一天上班,她穿了一件旧兰布棉袄,西式领
 
子,非常干净整洁。这样显得文静善良。
  
  腊月下了一场大雪,飘飘洒洒晚上还没停,我上班的路上遇到了李叶。李叶推着车子,雪大的根本不能骑,我说真巧你也上班啊?
 
李叶说,不巧,咱们在一起上班还巧啊?
  
  我说、我是说下雪,这么大的雪你正好遇到我,我可以帮你推车子。
  
  李叶高兴的把车子交给我,我高兴的接过车子。
  
  李叶说她很喜欢下雪,她说让雪下的再大点,但是老天爷没有听她的。
  
  我说老天爷只认王母、不听仙女。
  
  于是李叶崛起嘴假装生气的样子。正好我们走到一棵树下,我说你求我吧?我能让雪下的大一点。
  
  于是李叶说,麻哥,那你让雪下的大一点。
  
  我让李叶站着别动,我使劲用脚蹬树干,满树的雪花纷纷落下,李叶笑的梅花招展。
  
  正月,那年的正月初一也是春节,我们上白班,捡矸石的女人们都穿的花枝招展。长了一岁的女人们却比去年年轻。李叶也穿了衣
 
服,黄色鸭绒衣,比别人漂亮。
  
  新春佳节之际,好像是有新的希望,每个人的心都很跳动,总觉得新的一年里会有美丽的收获,其实没有,几十年了,有什么呢?
  
  二月,我差点为李叶失身。因为李叶被组长欺负,捡矸石组组长也女的,也是临时工,叫张美人,也是顶替别人上班的假名字,又
 
胖又壮。因为和前一任队长有一腿,当上了组长,后来那个队长虽然调走了,但她组长位置却保留了下来。
  
  一段时间我见李叶不高兴,脸上写满了忧郁,我问她怎么了?遇到什么事了?李叶不说。一天下夜班时,我拔了李叶自行车钥匙,我
 
说你不告诉我、我就不给你钥匙。没想到李叶忽然呜呜地哭了起来。这下我却着慌了,赶紧还给她钥匙,并说明天给她偷个新自行车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为了空气流通墙的最上端留出一尺多的空间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wuhanmein.cn/a/huisuoxinwen/2017/1122/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