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奶奶心水主论坛

男女之间在雷池边漫步徘徊暧昧羞涩会使面庞红润

时间:2017-11-22 16:52/点击: 来源:www.wuhanmein.cn

黑颜知己(小说)
  
  ,所以称红颜知己。
  
  一旦越过雷池开了房间,上床翻滚放荡,情欲代替了羞涩,红颜知己便结束了。楼道里服务员的脚步声引起了他们的警觉,服务员
 
不小心把暖水瓶打了,吓得他们脸都绿了。所以红颜知己越过了雷池就成绿颜知己了。
  
  如果我说我有过三个情人、你们都会嗤之以鼻、不以为然,这有什么啊?如果说我的三个情人都叫李叶!怎么样?你们是不是该惊
 
讶了?会说这也太不可思意了吧?
  
  1996年,我从井下调上选煤楼,危险虽然小了,但是每天还是在煤堆里滚,比非洲人有过之而无不及,因为非洲人只是脸黑,但他
 
们吐白色痰,可我们吐黑痰,尿黑尿。选煤楼有很多女工,她们也吐黑痰,至于她们是否尿黑尿,你们要好奇,有机会我帮你们问问。
  
  女工们多数是捡矸石的,矸石就是煤里边的石头。搬一个凳子坐在煤溜子边,弯腰伸手不停的捡啊,捡啊,捡够一筐抱起来倒进一
 
个溜槽,溜槽下边有一个黑牛车,攒够一车,我推着倒掉。
  
  李叶是捡矸石的,我是拉矸石的。因为我们脸黑,所以就叫黑颜知己吧。她们是一群临时工、和男人们一样的辛苦,但是挣钱却很
 
少,连正式工一半都挣不了。
  
  空闲的时候选煤楼的男人们都喜欢往捡矸石组跑。这里的女人们也欢迎男人们来,来了能帮倒矸石,还能讲荤段子,大家笑的前仰
 
后合,腰酸背痛也得到了缓解。她们当中有很多都有情人,烦躁的生活,劳累的工作,能有个情人调剂一下未免不是好事。
  男女之间在雷池边漫步徘徊暧昧羞涩会使面庞红润
  我也想往女人堆里钻、我也想有情人,但是我刚来和她们不熟,所以总是装出一幅清高的样子,在平台看书,平台就是机房的房顶
 
。这样也正好和经常落单的李叶一起说话。那时候李叶还是姑娘,我问李叶为什么一个人在房顶坐着?李叶说,不爱听他们说流氓话。
 
我说你还小,长大了也许就不会烦那些话了。李叶说,麻哥,我都快嫁不出去了,还没长大啊?我说,女人漂亮了,男人就是蜜蜂,女
 
人丑了男人就变成了苍蝇,总之每个女人身边总会围着一群男人,你是不知道该嫁谁吧?
  
  李叶说,麻哥真会说笑,那么围在我身边的是蜜蜂还是苍蝇昵?
  
  我说,当然是蜜蜂啊,李叶不是叶、是花儿。
  
  李叶说,正遇到点烦心事、麻哥看书多、帮我分析分析。
  
  我说,你这么看得起我,保证使劲给你分析。
  
  李叶说她现在犹豫不决,一个是追求他多年的同学,一个是别人介绍的,对她也很好的小子。我说,你喜欢同学多一点,但是他的
 
家庭不好,介绍的那个家庭很好,你对他却没感情,对吧?
  
  李叶说,基本上是这样、麻哥就是聪明。
  
  我吞吞吐吐地问她和她的同学有那种关系吗?
  
  李叶说,麻哥,虽然我们脸上落了一层煤,也知道羞涩啊,怎么问这样的话昵?
  
  我说这个很重要,你们交往了多年,以你的性格,如果你真爱他,爱会不顾一切的,如果没有那种关系,也许你对他是另一种情感
 
,不是爱情。
  
  李叶说没有。我又问你以前爱过一个人吗?李叶说爱过,但是人家都不知道。我明白了,我说,不管你怎么选也许将来都后悔,
  
  钱买不来感情,有感情也许将来会有钱,他爱你,就会为家庭奋斗,当然也许一辈子都没钱,但是他会给你做饭洗衣服,你睡懒觉
 
他会把早餐端到床上喂你。那个介绍的、一旦他父亲因为贪污被抓、你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  
  后来李叶选择了同学,我就一直盼着那个介绍的父亲被抓,可以证明我的正确。
  
  可想而知,我那时的想法是多么单纯、其实贪污犯被抓了也比老百姓有钱。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我差点把李叶害了。
  
  李叶两个多月没上班、她的母亲病了、等她再来上班时、她告诉我她决定嫁给介绍的那个小子。因为她母亲病了、她的同学一筹莫
 
展,束手无策。介绍的小子却忙前忙后联系北京医院、母亲的病才得以治疗。
  
  她只是觉得非常对不起她的同学。我说、男人可以狠狠的打击、你别多心、他会原谅并祝福你的、男人的爱是很宽广的。李叶笑笑
 
说、有多宽广?我说比这个房顶再加一把铁锹都宽。正好房顶有把铁锹。
  
  七夕的夜晚、我和李叶又来到了平台、我背了一首诗、这是我上夜班前特意背的、李叶说你写得真好。我说不是我写的。李叶说,
 
那你就写一首。于是我想了一首:
  
  坐在房顶望星空,
  
  望的李叶脖子疼。
  
  只知牛郎织女情,
  
  不识牛郎织女星。
  
  李叶笑的很灿烂、黑油油的脸衬托着牙齿更加洁白整齐、她说我挖苦她傻、让我再做一首挖苦自己的才行。
  
  一年一夜情,
  
  千古永恒心。
  
  相思寄何人?
  
  孤身伴月明。
  
  李叶的笑容渐渐褪去,泪水却涌起。
  
  她靠在我肩上,我小心翼翼的问她,不想嫁了吗?她说不是,只是觉得迷迷茫茫。停顿了一会她说,如果是你,再穷再苦我也认了。
 
我不敢作声,也不知道怎么说。李叶又说,我不是很看重钱的那种人,求你别把我看成唯利是图的女人,我很无奈啊。
  
  我说在我心中,李叶无论饭前饭后都是最美的,最纯洁的、最可爱的。李叶说,这时候你还有心说笑?什么饭前饭后啊,你就说白
 
天黑夜昵。我说那就黑夜吧、黑夜最美。李叶说,麻哥你说你坏吧?我说,我坏你吧?李叶说,你怎么坏我啊?我看了看夜空说,你洗澡我
 
把你衣服偷走。李叶说,我的衣服你又不能穿,偷它干啥啊?我说,不穿,我偷来看啊、还能闻啊。
  
  李叶说,你啊,只敢偷衣服。
  
  我说,我还敢偷铁、偷煤、偷皮带。
  
  李叶说,你敢偷人吗?
  
  我说,敢啊,偷了你嫂子。
  
  李叶说,嫂子不算,还偷过谁?
  
  我说,别人没有。我有补充了一句,我下不了手。
  
  沉默了一会,李叶说,麻哥你是好人。
  
  我说,我是好驴。

上一篇:从窗户忘出去对面的楼房的阳台已经挂了不少葱 下一篇: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wuhanmein.cn/a/fuwuliucheng/2017/1122/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