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奶奶心水主论坛

从窗户忘出去对面的楼房的阳台已经挂了不少葱

时间:2017-11-22 15:09/点击: 来源:www.wuhanmein.cn

 
  标准答案
  
  十月彩旗飘扬,十月山河锦绣,十月秋光明媚。在这明媚的秋天,我想写篇游记。于是我就写。刚写一行老婆就说让我买捆大葱去
 
。我有点不情愿,我说,你又没怀孕,买大葱干啥。老婆说,别以为看过几个小品就成了笑星。还说让我看看对面。我。
  
  于是我就去买葱,卖葱的人很多,第一家六毛一斤,第二家七毛,第三家又六毛,我想找找有没有五毛的。突然我发现第五家卖葱
 
的我认识,他叫王爱国,我们一个村子的,于是热情的寒暄了几句,最后五毛钱一斤卖给我。我很高兴,一共买了四十二斤葱。
  
  我提着葱高兴的往家走,进小区门的时候正好又遇见一个提葱的。我笑嘻嘻地问他,葱多少钱一斤。他说六毛。我说我五毛。他反
 
问我这捆葱多少斤。我说四十二斤。他说他的捆比我的大,才三十五斤。我一看他那捆确实比我的多,于是我心里就气恼这个王爱国。
 
但是也不好意思回去找他,所以就气呼呼地往家走。
  
  回到家整好葱,我又继续写游记。这时老婆又说风凉话,她说半年多了,连魏都大道都没去过,还想写旅游。我立刻反驳说,难道
 
没上过月亮就不能写月亮吗?没包过二奶就不能写奶奶吗?我老婆就说我一辈子就会胡说八道,又说嫁给我才吃亏昵,想旅游都游不上
 
。我说,给你买了世界地图了啊,你不看怨谁啊。
  从窗户忘出去对面的楼房的阳台已经挂了不少葱
  老婆不愿意理我,埋头绣她的十字绣。我还有点不甘心,找出网页让她看,庐山一千七,九寨沟人满为患堵了三天,香格里拉骂游
 
客滚蛋。我老婆看的有点惊讶。我说,看到了吗,你旅游不要命了吗?于是我老婆就非常高兴、庆幸我们没有去旅游。
  
  唉,话说回来,没有出游,这游记可真不好写。半天也下不了笔,换了支油笔还是下不了笔。正心烦时,电话铃声饷了起来,拿来
 
一听,说我的医保卡出现透支,如有疑问请按九转人工服务。我老婆说骗子,挂了电话。我昵,偏不挂电话,我偏摁了九,谁让我正心
 
烦呢。
  
  摁了九,马上就有人回应,问我需要什么帮助,我说刚才说我医保卡透支了。小姐她很客气的问我姓名。我说,我叫王爱国。稍等
 
了一会,她说我的医保卡在天津透支两万多。我说,是吗,对不起,我忘了,我叫李爱国,我不叫王爱国,您再给查查李爱国。对方一
 
听啪嗒挂断了电话,于是我老婆哈哈大笑、说、吃生米碰到俺糠的了。我说,唉,这人工服务和人工授精一样不靠谱。
  
  到了晚上还是写不出游记,老婆说让我早早入睡,不能旅游也许能梦游。于是我就手捧了一本地理杂志睡觉了。
  
  我第一站是梦游的恒山,因为恒山近,就在我们大同,结果一看吓傻了,进山费五十五,庙群五十五,悬空寺一百三······
 
,我靠,这么贵,梦游都不敢进啊。
  
  那我就往远点吧,去北京吧,我就去了圆明园,门票十块,通票才二十五。尼马还是北京便宜啊,无怪乎人们都往北京来。
  
  我刚想进去,正好遇到记者街头采访,问你爱国吗?大家说啥的都有,有说抚老奶奶过马路,有说收复钓鱼岛,有说爱国者导弹,
 
还有一个妇女激动的落了泪,想起了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,现在咱们强大了·······
  
  我睡觉嗜好打呼噜,呼噜打的很过瘾,不知道你们知道过去的那种蒸汽机车吗?对,我的呼噜比那还响,叮鈴缸啷的。我老婆睡觉是
 
不怕我打呼噜的,但是她看电视就嫌我吵,顺手就把遥控器压在我嘴上,这时梦游中正好记者把话筒塞到我嘴里,问我爱国吗。
  
  我能听懂普通话,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说爱国吧,房子基本靠贷款,旅游基本靠梦,实在不忍心说爱国。说不爱国吧,哪有
 
这个胆子啊,扣一个汉奸帽子,那还了得啊?我一把年纪无所谓,但是怕孙子将来娶不上媳妇啊。所以我左右为难,憋的脸像猪肝,最
 
后我怕憋坏,于是就说,“你说我爱国吗”。
  
  那知记者一听,激动万分,赶忙扔掉话筒,伸出双手过来握住我小儿麻痹症的右手。哦,对了,本来我不是小儿麻痹,只因为我睡
 
觉时,手不老实,每次我睡着后,我老婆就把我手捆了起来,所以我每次做梦,手都是小儿麻痹症的。
  
  记者说,真人啊!您是真人,大智慧啊。
  
  我好奇的问为什么昵,记者说,您一语道破天机,说您爱国您就爱国、说您不爱国您就不爱国。这是我们的标准答案啊
  
  我一听真是太高兴了,竟然蒙上了标准答案,于是问,那来时的火车票能报销了吧?
  
  记者说,那不行,上面有规定,梦游者免报。
  
  我还想争辩几句,这时我老婆用遥控器关电视,就把遥控器从我嘴上拿起来,采访结束了。

上一篇:我从阳光中走进了中国人民银行里阳光明媚 下一篇:男女之间在雷池边漫步徘徊暧昧羞涩会使面庞红润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wuhanmein.cn/a/fuwuliucheng/2017/1122/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