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奶奶心水主论坛

红花看不到我的表情就算一种掩盖

时间:2017-11-22 15:00/点击: 来源:www.wuhanmein.cn

  我想有个家
  
  我想有个家
  
  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
  
  在我疲倦的时候
  
  我会想到它
  
  我的老师廋廋的,年轻时很像潘美辰,几十年过去了,潘美辰不见老,老师却老了,像潘美辰的母亲了。
  
  照片上就是我们老师,像不像潘美辰母亲啊?老师叫何桂花,1951年生,74年在四老沟矿中学任代课老师,教数学,2005退休,78
  
  年至80年我们的班主任,她很想把我们培养成栋梁,何老师说,即使成不了梁,川也行,哪怕是块砧板也行,总之盖房能用的着就行。
  
  我们问,然,行不行。何老师说,行,抹猪圈上。
  
  何老师付出了心血,我们班数学成绩全年级第一,比当时的重点班成绩都好。但是,物理化学不行,何老师一跺脚,忍痛割爱把史
  
  老师也贴出去了,让史老师给我们补物理化学,史老师其实不是老师,是史校长,四老沟矿凉马台小学校长兼书记,何老师的老公,于
  
  是学校上完学,下学后把我们带到家里,不收一分钱,也不让磕头,那是个纯真的年代,贴房,贴时间,贴老公,还要贴白开水。为了
  
  啥?就为对得起我们叫她何老师。好像这样的事情,也要偷着做,怕其他老师有意见吧,否则把史校长请到到教室,多方便啊,何必那
  
  么点一个家挤那么多学生呢?连黑板都没有啊。
  
  至于何老师和史校长得过多少模范教室奖状就不知道了。
  
  我想有个家
  
  这就是我的家
  
  何老师的家,看到这样的家,你会相信何老师老公曾经当过校长,教育科科长吗?
  
  史老师,史通,1968年在四老沟矿中学任教,1976年凉马台小学任校长,那也是个重视老实能干的年代,所以,8年从一个老师到校
  
  长,84年回中学任校长,他当校长期间,四老沟矿中学迈入了辉煌时代,无论是考取中专,还是局一中,全局高居榜首,为了孩子上学
  
  ,很多人留住在四矿不肯搬离。那么,92年史校长升迁为四老沟矿教育科科长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
  
  但是,史科长好像并不像他干校长那样挥洒自如,更不像他干老师那样如鱼得水,说来说去校长是管做学问的,科长是管人的,所
  
  以2000年,史科长又回到了学校,2007年5月,还有半年离休的史校长,最终没有等到退休,留下何老师独自离世。
  
  史校长就是从这间房子走的,不知道有没有偷着回来过,也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?
  
 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,可是窗户破了风雨随便可以进来了。真希望住进来一对燕子,朝夕相处,要不这窗户就别修了?
  
  我想有个家
  
  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
  
  在我受惊吓的时候
  
  我才不会害怕
  
  好想有个家
  
  带坐便马桶
  
  这老关节就可以不痛了
  
  不要害怕漏电
  
  我家没有电
  
  没电也很好
  
  脸上流着眼泪
  
  不怕人看见
  
  漆黑的夜
  
  自己轻轻擦
  
  我想有个家
  
  一个冬天里有暖气的家
  
  温暖僵硬的四肢
  
  舒展皱纹里的愁容
  
  谁不会想要家
  
  可是我这几年就不能回家
  
  今天女儿家,明天儿子,后天弟弟家,四海为家,过了流浪的年龄却要去流浪。
  
  今天和老师视频,说起了家,说起了四矿,说道了伤心处,没想到数学老师逼急了也会背语文课,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
  
  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
  
  我也没想到,一千三百年前杜甫的这首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何老师还得为此奋斗!
  
  我好羡慕他
  
  受伤后可以回家
  
  何老师2005年退休,精心的伺候了两年史老师,但是还是没有挽留住史老师。接着伺候父母亲,去年88岁的老母亲和93岁的老父亲
  
  相继去世后,何老师就没有家了。
  
  何老师不相信小干部,她要把这文章寄给大干部,寄给市长,别让一辈子献给教育事业的园丁们再寒心了。
  
  我想有个家
  红花看不到我的表情就算一种掩盖
  也许会被关怀
  
  让我拥有一个家
  
  赵欣要来火车接我,我不让,我说直接回家,晚上和红花一起来她家。
  
  是不是想红花了?
  
  没有。
  
  赵欣说她有点不舒服。这我就有点着急。
  
  那我下车去你家,送你去医院。
  
  不用。
  
  那怎么行,诚志呢?
  
  他上班,中午就回来了。
  
  哪儿不舒服?
  
  肚子,哦,别担心,经常的。
  
  还是去医院吧?
  
  真的不用,晚上领红花和儿子早点过来。
  
  好吧。
  
  红花在驾校等着练车,我回单位上班,离开时,红花说,你赶紧给妡姐打个电话,告诉她过了。
  
  1路公交车的始点是新南站,终点是口泉,中间一共27站,我等车这站是临时站。
  
  我给赵妡打电话,告诉她过了。赵妡说,过了就好,准备了一大堆安慰你的话,用不着了。我问,你料定我过不了?赵妡说,过不
  
  了也正常,只是你心眼小,需要哄着你。我说,差一点挂了,等见面和你说吧,惊心动魄的。
  
  我不太喜欢照相,但一直想拍一张带公交站牌的相片,也说不出什么原因,不要那种带风雨棚现代式的,就是那种,在路边立一个
  
  杆子,上面挂个小铁牌,白底红字,照片里最好能看见站名,有一两辆来往的车辆,除了我还有一两个等车人的侧影或背影,今天这个
  
  临时站正符合我的要求,我拿出破手机摆弄了半天,想自拍,但都不理想,不是挡住了站牌就是挡住了马路,并且也不能拍到全身,场
  
  景也小,最后摆弄不成还是放弃了,心想等下次有红花或赵妡在再拍吧,也给她们两拍一张。
  
  那天我和红花在赵妡家待到了很晚,六点多才告辞。
  
  我现在和红花的话多了起来,回家的路上,我问红花,赵妡她们家是三室两厅,我怎么就见一厅,那一厅在那?红花说,真笨,两
  
  厅指的是客厅和餐厅,餐厅就是客厅和厨房连接那块,没有界限的。
  
  红花把手放在我手心,我握住,红花说,她们单位有个女干事,是宫颈癌,十多年了,红花和她学说赵妡的病情,那个女干事说,
  
  她的癌发现的早,一发现就做了手术,只化疗了一个疗程,以后再没化疗过,每年只是复查复查,说明控制住了,说赵妡的病其实很重
  
  ,像赵妡这样反复化疗,说明癌细胞一直在扩散。
  
  我又问红花,我抱赵妡你不嫉妒吗?红花说,她有病,我嫉妒什么?再说,是我让你抱的,又不是偷偷摸摸,我不嫉妒。我说,那
  
  如果二女有病,我可以抱她吗?红花说,你敢!但是,又补充了一句,二女你抱不动。
  
  晚上红花做的很认真,她把性与爱融合在一起,她的红唇是滚烫的,舌尖和指尖划过肌肤带着温度,有爱的高潮和纯粹的性高潮是
  
  不一样的,就像靠身体登上山顶和坐缆车登上山顶,前一种那种满足感会慢慢扩散到全身。
  
  平静以后,红花说,我全心全意对你,你也一样对我吧。
  
  红花的话有点突然,这弄的我很尴尬,我不知道红花想些什么,也不知道怎样回答,我把红花拉进怀中,这样即是对红花的安慰,
  
  也能使吧。
  
  我觉的红花还是有智慧的,她没有咄咄逼人的让我回答,她只是提醒我,给我留有余地。
  
  29
  
  终于要考科二了,赵妡红花也来凑热闹,这样我的助阵阵容比较强大,这可是校长亲自助阵啊?
  
  赵妡本来不会早起的,但是今天也忍痛割爱,不到七点就来到了驾校。我们在考场外等待考试,她俩站在太阳地,我站在阴凉的地
  
  方,这就是秋天的天气,有人觉的热,有人觉的凉。
  
  进去考试是一批一批的叫,考完是一个一个出来,多数人眉开眼笑高兴的说过了,也有人垂头丧气的说挂了。赵校长说,十个里面
  
  总要挂两三个的。
  
  我对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。考前预约了两次语音车模拟考试,第一次五圈,我过了三圈,第二次五圈,我过了四圈。这种预约联
  
  系是要钱的,每次一百,一个小时。原来交完学费并不算完,还有很多名堂,当然你可以不预约,但是,那挂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。所
  
  以我说赵妡,真是无商不奸。赵妡并不否认。赵妡说,一般来说,3500能拿到驾证就很不错了,三科预约一次是一百五,一般预约三次
  
  。我想,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报名了,又一想,我本来报名就不是为了拿驾照。赵欣说,给你免了预约费,你又不让。我说,不是一回事
  
  。红花对赵欣说,他不懂好坏,下次有好事和我说。
  
  赵妡忽然和红花说,哎,真的,要不你也练车吧?趁现在有我罩着,别说预约费了,学费我都给你免了。红花高兴的说,真的吗?
  
  行啊,我还想等给他买了车以后,我再练,这可太好了。
  
  我插嘴说,什么就全免啊?人家那是有成本的。赵妡说,我们女人说话,你少掺和。我还想说几句,提醒一下马红花,可是她们两
  
  个已经不理我了。
  
  那咱们今天就报名吧,正好7号有一批考一科。
  
  能来得及吗?只有五天时间。
  
  能行的,一科好过。
  
  哦,那行。
  
  拿身份证了吗?
  
  没有啊。
  
  没关系,咱们一会去取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花叶总归是无情物如何能比人这种有思想的生物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wuhanmein.cn/a/fuwuliucheng/2017/1122/1.html